當前位置:首頁 ? 玩游戲賺錢 ? 正文

魔獸世界懷舊服的4種賺錢路子,靠它發財的人請進

時代確實不一樣了。

2006年的《魔獸世界》里,玩家們燒著幾毛錢一小時的點卡,看著屏幕里邊緣帶著鋸齒的人物,一路緩緩升到60級。2019年,想重新體驗這種感覺,一個月得掏出75塊錢。在離開《魔獸世界》經典舊世的這些年里,物價飛漲,時過境遷。

魔獸世界懷舊服的4種賺錢路子,靠它發財的人請進

如今,在即將上線、象征著追憶和青春的懷舊服里,人們卻早早打起了賺錢的主意。

賣ID、代練、精打細算、爭奪風劍……這些賺錢的手段不盡相同,目的也天差地別,但每一種又都是一個小而特殊的片面,合在一起,又組成了2019年的經典舊世。

1 賣ID

三季稻這個賬號如今的擁有者本人,沒有在懷舊服搶到“三季稻”這個名字。

需要強調的是,三季稻的號早已多次易主,這里說的只是它的“現任號主”,而不是當年的三季稻

事情聽起來好笑,但發生在《魔獸世界》的懷舊服里并不稀奇。8月13日,懷舊服開啟了角色預創建功能——可以提前建立角色,時間是當天早上六點——在這一刻,無數人被鬧鐘喚醒,準時進入了游戲,只為了搶占到一兩個好名字,然后再轉手賣掉。

小好告訴我,一個標準的“三季稻”ID,現在花3000塊可能都買不到。

8月13日早上六點,小好起床,因為三季稻根本搶注不到,他只能占了“丶三季稻”和“三季稻丶”這兩個ID,定價分別是500和700。“丶”在后邊的那個比較美觀,所以貴了200塊錢。

六點過后,小好的“三季稻”們和大批名人ID開始刷新在閑魚上出沒:“三季稻”“我蘋果牛”“劉德華”“蔡徐坤”……曾經魔獸紅人的ID價格最高、最搶手,再就是明星、名人——“喬碧羅”目前的行情也不錯,排在最后的,才是一些簡約又比較有美感的名字。

這些ID的大致價位比你想象的要高——我沒有看到價位標注在三位數以下的。

在閑魚上,我找了一個ID販子問了問“古天樂”這個名字值多少錢,但東扯西扯一番過后,對方還是要求我自帶一個具體的心理價位,而這也是ID販子的共同點——要求買家自帶具體價格。

這種情形,一是因為賬號ID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一個具體的價值范圍,二是因為不同的ID,對不同人來說有著不一樣的價值。

就像是,有人搶到把“三季稻”標價拍賣,也有人搶到了三季稻,跑去問三季稻本人要不要拿回他自己的名字。

2 代練

做懷舊服代練的無非有兩種:工作室,和慕名前來的個人玩家。

淘寶上的工作室早就已經開始接懷舊服的單了。

在淘寶上的《魔獸世界》代練店里,“懷舊服”的等級代練正在逐漸成為熱門選項。我大致看了幾家店,要想把角色從1級升到60級,大概要花上近2000人民幣,耗時大約30天。

這樣的價格讓不少玩家接受不了——在如今的《魔獸世界》里,弄個滿級號不過百來塊錢。

但由于懷舊服還原了“原汁原味”的60級《魔獸世界》,升級的難度也重回往昔,想弄個60滿級的號,要比以前可貴的多了。

也有很多人并不明白找代練的這種心理——懷舊服,不就是為了體驗這一切嗎?

一位玩家算了一筆很現實的帳:一個六十級的號如果自己練,要花上半個月時間,而這半個月時間代表的價值,如果按自己現在的工資算,差不多等同于2萬塊錢——不過雖然這么說,他還是打算自己玩,因為覺得“玩的東西還要找人代勞,想什么的(呢)”

除了游戲工作室外,也有小部分個人代練開始冒頭。

我在閑魚上和代練小禿聊了聊,他開價不算高,1500元,耗時一個月,而且只接兩個號。

只接兩個號,是因為他怕自己忙不過來。令我挺驚訝的是,小禿其實從沒玩過魔獸世界。

小禿告訴我,自己是為了報補習班才想到這個辦法,我說如果你真是為了補習班的話,還是挺棒的,他回答我說“沒什么可敬佩的,這很現實,畢竟不是什么有錢家庭”,而他之所以選擇懷舊服,也是因為“錢多”,而且也不知道還有別的什么選擇了。

我給了小禿一些建議,告訴他代練手游,找一些操作比較機械的游戲比起《魔獸世界》來說要容易很多。小禿說沒事,他會看攻略。

3 掙金

懷舊服剛有消息不久,怎么在游戲里賺金的攻略就已經開始風靡。

金的用途無非兩種——用在游戲里和游戲外。

懷舊服里需要用金的地方很多。多年前在原版60級《魔獸世界》里吃過糠咽菜的玩家都知道,學技能、千G馬、買包……普通練級的情況下金不往往夠用,也是因此,人們早早就盤算起生財之道,想讓自己未來的日子舒坦點。

而另一部分原因,則是由于玩家們自知競爭不過工作室,并擔心工作室毀壞了懷舊服環境,于是想多少打壓一下這些風氣。有人開好帖子,整理了一些可以快速刷金的途徑,比如刷材料、開寶箱,熱度都挺高。

但評論里唱衰的也有不少:“對80后來說最有難度的是怎么擠出時間來玩,所以刷刷刷是不可能了,一頓酒錢多換點金幣吧”——大部分準備玩懷舊服的玩家都有這種心態,雖然大家都挺反對工作室的,但是上班忙、生活累,沒有余力在去自己刷錢了。

至于金在游戲外的用途,終歸還是逃不過換點卡。原來的《魔獸世界》里,有30元點卡可選,現在就只能沖75塊錢玩1個月,不能凍結、累積。挺多人抱怨這個,也有人挺多人回應:“玩懷舊服的估計都30多了,不應該在乎這75塊錢”。

事實上,還是有人糾結這75塊錢的,不過他們的問題大多圍繞著“能不能像以前一樣掙到點卡錢”。而想掙點卡錢的這些人里,真的在乎這75塊錢本身的倒不多——大家更在乎的,還是能不能“像以前一樣”。

4 風劍

游戲還沒開服,人們就已經開始盤算怎么瓜分風劍了。

以前有個故事,一對夫妻幻想自己中了五百萬,結果商量這筆錢用處和分配的時候,二人打了起來鬧離婚。當時不少人都覺得這事特離奇、好笑——而如今類似的事情,也發生在了魔獸世界里。

這幾天有個帖子,一位玩家掛了一個公會會長,因為在商量“如果出了風劍該怎么分配”的時候二人意見出了分歧。

這場爭執大體的內容是這樣:此玩家與會長聊起如果出了風劍怎么分配的問題,會長執意認為,第一把風劍應該屬于自己——盡管他玩的是騎士,因為這樣分配更可靠,會長不會跑路;而這名玩家認為,會長這樣是在滿足自己的私欲。

這個帖子我通篇看下來,倒沒有覺得誰是誰非——無非是兩人用理性的語言,各自表達觀點——也許這名會長的確有些偏執(60級騎士當T的確不怎么樣),但某種程度上,這樣的情況其實比原來60級《魔獸世界》里的情況好一些:在以前,不乏有“沒有討論過風劍歸屬,結果一出左、右臉之后,會長直接拿著跑路了”的事件出現,而現在的玩家,則更傾向于“提前規避風險”——比如針對公會制度或是DKP問題,懷舊服的玩家們已經開始提前制定、研究、公整。

因為類似的種種現象,NGA上一位用戶“水天賦法師”發了一個應景的帖子,說這像一場信任危機:“十幾年前,游戲里的我們更愿意選擇信任。十幾年后的我們,首先是懷疑。”

而在2019年,風劍早已說不上極為珍貴——原版《魔獸世界》里,風劍早就能單刷了,不少人早已拿上了這把傳說中的武器。但在懷舊服里,這把劍的珍稀程度又回到了往昔——甚至高上更多:價值2萬人民幣。

出現這種情形的,也不只是風劍。我曾在一家代練店問詢過拿“甲蟲之王”的具體價格——這個曾經象征無上榮譽,需要無數玩家合力才能完成的成就,如今被明碼標價成48萬人民幣。

5 等待開服

這一切都出現在一個還沒正式開服的游戲里。

《魔獸世界》的懷舊服的確熱鬧——我看了一個視頻,在角色的出生點上,一個一個玩家不斷的往出蹦,有“重回往昔”的感覺,在這些新生兒里,有多少人只是為了占個好聽ID然后賣錢,很難說。

我不是在說人心不古,游戲不再,利益、沖突在任何一個階段的《魔獸世界》里都存在著,在任何一個階段的世界里也存在著。只不過在懷舊服,這樣一個人們希望緬懷青春,追憶曾經美好的地方有著這些成熟的,商業化的現象,還是會讓人覺得有些微妙——但也僅僅是“微妙”而已,畢竟大家都心知肚明,懷舊服能夠還原的,也只有版本。

猜你喜歡


二維碼
重庆欢乐生肖玩法